Skip to content

November 23, 2010

小虫阿無:語錄(2)活在菜與時間的邊緣

2010年 11月 19日

剛從會議室步出來,星期五晚上7點多,這一刻感覺就像從原始山洞走出來,光明重現。我急不及待,隨手撥了幾個電話,跟朋友相談週末晚的節目。突然,創作總監向我揮手示意,要進入他辦公室,有事相談。

我的嘴角已微微紏動,自言自語道:「無攪野吓!點解成日都係臨放工先至嚟 Ga D野。」

這位總監仍是要對在會議中我們所提出的概念更深入的討論,他提出要將“2012世界末日,男女主角的愛情走到時間的盡頭”這個概念賣給一所製造專貴手錶的生產商。

「我宜家對世界末日無mug清楚嘅概念,又未見過woh,不如你等我返去google下,禮拜一先再傾 lah, 老世!」

儘管語帶無知,但總是管用的。難怪George Orwell都認為”Ignorance is bliss”無知是一種福氣。

就這樣我逃脫了,背著總監,離開他的房間時,我心裡想:

「世界末日都仲要堆砌華麗呀,早D瞓仲好lah!」

那天晚上,我忽然想起曾經看過「愛恩斯坦的夢」一書,其中一節是談到世界末日,人類知道某年某月某時,這個世界會從始消失,那麼人類又會怎樣面對呢? 於是我在睡前翻看幾頁後,便呼呼大睡了。

如我所願,那天晚上,我真的夢到了世界末日。

在一條廣闊的公路兩旁,聚集了一大群人。他們都身穿素衣,臉上盡是佈滿風塵。小孩們有時在大人的身後追逐,有時又在龜裂的土地上滾動,隨風翻起了陣陣塵埃。年長的有些坐著呆著,眼只看著前方,彷彿漫無目的地跟隨記憶回到從前從前;有些則吹著煙圈,跟年青的有說有笑。

壯健的拿著沉重的工具,在猛烈的太陽下,滿身閃著汗,翻著旱地。女的躲在傘下,懷裡的嬰孩睡得正甜。

一輛又一輛的重型運輸車,在公路上駛過。 車內擠滿了人,雖然他們衣衫整履,但臉上却連一絲笑容也鑽不出來。貨車開到公路的盡頭便停下來,人們紛紛趕下車。 面前是一架開往太空的飛船,他們就像逃難般爭先恐後的登上機艙。總之,情境就如電影“2012”般的狼狽。

飛船開動引擎,起航進入倒數階段,而世界末日也踏入最後倒數階段。最後五秒、四、三、二、一,飛船成功離開地面,慢慢的往外太空進發。

而剩下的一群素衣族人,像觀賞煙花般,目送飛船遠去。

世界末日的倒數只剩下最後五秒、四、三、二、一,手錶上的指針停下來,風靜止下來,所有聲音消失了,所有人都如石頭般沒有一點紏動,連平時活過不停的小孩,都安靜地定下來,彷彿他們連呼吸都消失了。 飛船噴射出來的火燄熄滅了,飛船也在半空停下來了。 這個時候,我也醒了。

整天都表現呆滯,看著時間一分一秒的走過,面前一大堆的工作仍堅持與時間作對。看著阿無專心的吃菜,我便出於好奇心問道:

「阿無,你地有無時間嘅概念 Ga?」

阿無:「時間係你地嘅野嚟Ga Ma! 係你地發明出嚟將量度時間嘅野具體化Ma! 係你地用你地嘅時間概念嚟困住自己Ga Ma!

宜家你地仲將時間數碼化咗添,係咪行得快咗呢!」

「車!如果無咗咁樣嘅時間概念,咁成個社會係咪無咗一個統一嘅系統loh?咁樣我地做起野上嚟係咪好亂loh?」

阿無:「亂唔亂我就唔知Lah,我只係知道大自然要我地點樣走就點樣走,大自然就係我地嘅時間,就算係食一條菜,我地都食得出係Mug野季節,到時到候就知道幾時會變成蛹,再變成蛾。嚟條自然定律,比你地嘅時間概念更準確呀!」

「都好woh! 我可以同我老世講,大自然話宜家未係時候要我交功課,適當嘅時候我就會做完放係你枱面Ga lah。」

阿無:「喂, 好woh! 星期一返去試下lah,我撐硬你呀!」

待續………..

Wisdom of a day2010年11月12日:
今天下午正在街上趕路時,遇上一行數人身穿名貴套裝的女士,她們都手持大大小小印上名店標誌的購物袋,在大街上大搖大擺,有說有笑。我嘗試繞過她們身旁時, 一不小心碰到其中一名女士,我連忙說過抱歉,還以為事情就此結束,但想不到她們用最兇狠的眼神盯著我,繼而一幫聯盟用最尖酸的言語來辱罵我,彷彿要張她們幾十年受盡男人折磨的情傷,一瞬間如潮水般湧過來。我站著,發呆了一刻,猜想到底自己前生做錯甚麼而今天要付上這樣的報應。於是我反過來罵她們:

「講咗對唔住loh,想點呀師奶,幫幫忙買少D嘢la,地球會好過D gah!」

說罷我便以一個箭步逃脫,她們繼續對我的怨咒,我也無謂針究了。但是我一整天的心情就此沉下來,很不是味兒。雖然沒有在鏡子前看自己的老模樣, 但也感到面目變得猙獰。對於一切師奶形狀的物體都討厭起來。

回家後, 小虫阿無也感到一股濃烈的怨氣滲溢出來。他問過究竟, 我便一一道來。

阿無說:「你又唔識佢地, 做mug野要咁猙佢地woh?mug原來猙一樣野係你地人類社會係咁簡單ga. 只要係唔多了解, 亦都唔去了解,咁就有個條件比自己去猙一D野 ga la!
咁你地係米要心胸好大先至可以載得哂?! 咁你一開始係米好猙我loh?」

我便說:「你咁多聲氣, 信唔信我比毒菜心你食, 食啞你嗱!」

待續………..

From → M.A.O.

Leave a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